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甘肅網 >> 書香隴原 >> 即時新聞

葉舟《敦煌本紀》為中國精神開窟造像

19-11-07 09:18 來源:蘭州晨報 編輯:張蘭琴

  葉舟《敦煌本紀》 為中國精神開窟造像

  第一次見葉舟,是2018年年末。他告訴我,他的長篇小說《敦煌本紀》馬上就要出版了,一百萬字,大作品。2019年夏天,我把《敦煌本紀》來來回回翻看了好幾遍。我想知道,一千兩百多頁文字的背后,站著一個什么樣的葉舟,他給世人展現的,是一個什么樣的敦煌。

  《敦煌本紀》里,關天關地關歷史關人心的敦煌精神,在葉舟的筆下,活了。

  一開篇,葉舟就酣暢淋漓地寫了敦煌“義門”索家,為天下的正義和情義,索家幾代人捐出了自己的頭顱和熱身子。義門祖先的名字和故事,已經被編織進籠罩在敦煌一帶的星空之中,更是烙在了這一代當家人索敞的心上。為索氏家族,為義莊,在千佛靈巖上開一座窟,供奉天上人間的神佛與英雄,是索敞一輩子的心事,也是貫穿整部書的一件大事。

  “開窟”“造像”,也是書寫者葉舟的大事。

  為昂揚開放的中國精神開窟

  敦煌被譽為“中國佛龕”。“絲綢之路”是世界型、全人類型的文化符號。葉舟的書寫,實質上,是用筆墨開窟?!抖鼗捅炯o》說,“開窟可是件大事”,“窟子開在千佛靈巖上,更是開在人的心中”。葉舟用他長年駐扎行走大西北的真實生命,用他多年來對敦煌、對邊疆文化的切身體會,融合、創作、升華——他是在中國當代文學版圖上,開一座讓世人感應、讓人心感化的佛窟。

  在《敦煌本紀》中,有兩個核心概念非常突出:一是“開路”。曾經的“河西銹帶”,路不通,資源無法流通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銹死、被廢棄。而一個個“銹節”也成了地方勢力分割盤踞的原因。承擔“銹帶”的惡果的,只能是河西走廊一帶的百姓。因此,一批以胡梵義為代表的敦煌少年,聯合游擊力量,成立急遞社——用青春和熱血、勇敢與擔當開路。路通了,長風浩蕩,清潔光明。這是敦煌少年的事業,也是《敦煌本紀》的氣象。

  二是“守路”。河西走廊一帶,地方勢力盤踞,鴉片種植和貿易盛行。敦煌少年,用自己的血性和對“精良純明”的君子風格的追求,敬畏著上天的佛和菩薩,供養著心中那座精神佛龕。他們用十幾年默默的周旋與努力守住了莫高窟的敦煌寶藏不再流失,他們用血性和犧牲隔斷了鴉片貿易這惡之流通。合上書,英雄少年胡梵義那正大光明的話語依然響在耳邊,擲地有聲:“我真的很開心,迄今為止,梵義沒有放走過一枝罌粟,也不曾讓一兩鴉片流出敦煌,我要讓它們全部捂在這個口袋里,漚爛、變臭,徹底斷了那些人的邪念和財路。”

  與胡梵義的開路和擔當相對的,是另一位主要人物索敞的選擇。這個名字本身就很有意味:“鎖”與“敞”的組合,似乎注定了這個人物的復雜與糾結。

  索敞繼承了索門世代義舉的家族榮譽,是義莊的當家人。這讓他一生都憂心忡忡,生怕在社會變革中會有責任找上門——他自私、怕事、無擔當。

  他惦記著家族榮譽,心心念念想要在敦煌將其發揚光大,卻拿不出與想要的名聲匹配的實際作為。因此,他用盡心思,不惜犧牲家人的幸福,來成全自己的高大形象;他虛榮做戲,制造各種神奇傳言,利用種種宣揚渠道,希望能為自己和家族博得口碑。

  曾國藩說過,“無實而享大名者,必居奇禍。”索敞為自己的虛偽和貪婪付出了沉重的代價。在飽嘗自己種下的惡果、在經歷親人背叛和煉獄般的囚禁苦刑之后,他終于實現了遼闊的精神抵達。

  這是痛苦的領悟,也是震撼人心的開示。

  所以,在“義窟”落成之時,胡梵義特意請索敞來觀禮時說:“索家叔父的這個癥狀,乃是敦煌的百病之結,這么些年來,沙州城和城外二十三坊的所有亂象和變局,皆因此而起,所以我這一趟專門借來了他。”

  這的確是一種病,封閉,逃避,遁世,消極。沒有引領人心的精神佛龕在心,沒有擔當歷史使命的責任在肩——這是索敞的心之病,也是那個時代的國之病。

  就像胡梵義所說:“敦煌板蕩,罌粟遍地,關外三縣一派消沉,國家也是滿目瘡痍,這在我看來,只因為我們民族頭頂上的佛龕空了,供養喪失了,無信無義,就像千佛靈巖上的藏經洞一旦流失,整個莫高窟也就失了三魂、丟了六魄似的。”

  《敦煌本紀》中,長風浩蕩,悲深愿重。有昂揚自信、生龍活虎的青春生命的奔走突圍,也有令人痛心的錯失與反思。

  在這個意義上,葉舟《敦煌本紀》的書寫,有著重大的精神意義。這個意義,不僅在書中故事發生的當時,更是在民族與國家發展的當下。

  為少年英雄造像

  《敦煌本紀》書寫的,是敦煌的故事,是時代的故事,也是人的故事。如果說,書寫《敦煌本紀》,是葉舟用文字在為中國精神開窟,那么,小說中的人物塑造,就是他為心中的英雄和君子造像。

  《敦煌本紀》中,幾乎每一個人物形象,都具有深切的感染力。深謀遠慮的胡恩可、英雄少年胡梵義、世家才女孔執臣、成為一方精神偶像的兩代法師印光和拖音、身世凄苦的名醫沈破奴和他的女兒沈性元、義莊當家人索敞,以及反面人物連公子、丁榮貓等,都形象鮮明,栩栩如生。

  他們的性格、追求、過往和抉擇,劃出了各自的生命軌跡。他們的相逢與命運交織,造就了《敦煌本紀》文本空間那復雜而又恢弘的大氣象。精神境界高、元氣含量足,人物形象飽滿。故事曲折,扣人心弦,幾次翻轉,嚴絲合縫——但見人心深細人性復雜人臉多面,卻無“強編胡造”的痕跡。

  胡恩可篤定地選擇在敦煌這片天地日日精進。他告訴兒子們:“我們沒別的命,我們的命就在河西一帶,在敦煌一線。我們也沒有另外的大光陰,我們的光陰,就是活在這一條長路上,生做馬,死當車,一輩子走下去。”長子胡梵義懂得父親,他把父親“做一個純明精良”的人的教誨,深深刻在了心底。他知道,“父親身上穿的,夏不是衫子,冬不是袍衣,那只是一件自尊、勤勉、日日精進的外套。”

  為父親求醫而踏上長途的時候,他記著那句話:“少年,你千萬記住,你騎在馬上時,一定要昂起頭,你只有昂起了頭,馬才有精神和力量,你也才可以聽風辨位,言出法隨,不至于把這一條路弄丟了。”

  心中有追求,有堅守,才能從泥濘中超拔自我,才能獲得天地間那靈魂的開示,讓自己的精神生命,接上一個永不枯竭的、偉大的力量源泉。葉舟用詩的筆墨,寫下了他生命中這重要的一刻:“策馬而去,離開了許久后,梵義才從悲傷中抬起頭來。此時,上弦月高掛,披著銀輝的曠野,猶如一片積雪的大地,天地皆成一色,仿佛一座清涼世界也。但是,梵義恰是在這種清冷中淬了火,在蒼茫中開了悟,并就此開啟了個人的一條新路。”

  悟性極高的胡梵義,看到并接受了自己的使命。開路、守路,他在那一條河西走廊上,書寫了自己“河西司馬”的瑰麗人生篇章。

  胡梵義的弟弟,梵同,是在讀書和與人的交往中認識到自己的責任的。他對當地最高學院——鳴沙書院的山長豐鼎文說:“先生,莫高窟丟了佛經,千佛靈巖上丟了文書與卷子,這就等于整個敦煌丟了魂,失了魄,抽掉了主心骨,喪失了精氣神。我是敦煌的一個兒子娃娃,吃的是上佛恩賜下的五谷雜糧,喝的是菩薩降下的天堂圣水,如今到了羔羊跪乳、烏鴉反哺的一刻,我豈能袖手一旁,冷暖不知。”

  保護莫高窟藏經洞的佛經和文書不再流失,這一神圣的使命,讓這一群純明精良的熱血少年結在了一起:“貧僧與你們三位少年俊杰,讓我們一道披掛起無上慈悲的堅忍甲胄,在黃金的仙途中,結成金剛伙伴的關系吧。……將來,在這一座石窟中,在蘭扎經卷堆起來的山上,一定是佛尊的寶座,也一定是我們大家的福德與證悟。”

  少年們做到了。他們守住了佛經與文書。他們守住了敦煌的精氣神。他們守住了一方天地的正義。他們,也守住了自己內心的追求和信念。

  《敦煌本紀》里,葉舟用書寫為這些英雄造像。他們身份不同形態各異,但是,都大氣、健朗、清潔、明亮,給人強烈的精神開示和有力的信念支撐。

  作者丨木蘭

版權聲明:凡注有稿件來源為“中國甘肅網”的稿件,均為中國甘肅網版權稿件,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“中國甘肅網”。

精彩推薦

  • 守護好中華民族精神高地——嘉峪關市長城文化發掘和文物遺產保護工作紀實 守護好中華民族精神高地——嘉峪關市長城文化發掘和文物遺產保護工作紀實
  • 全國婦聯在隴南西和縣開展“兩癌”防治宣教健康義診活動 全國婦聯在隴南西和縣開展“兩癌”防治宣教健康義診活動
  • 隴上名將甘延壽: 鏖兵萬里掃滅匈奴 隴上名將甘延壽: 鏖兵萬里掃滅匈奴
  • 強弩將軍王圍 射術不弱于李廣(圖) 強弩將軍王圍 射術不弱于李廣(圖)
  • 一鐵橋一雄關, 甘肅兩大名勝都與馮勝有關 一鐵橋一雄關, 甘肅兩大名勝都與馮勝有關
  • 三江口,黃河流入蘭州的地方 三江口,黃河流入蘭州的地方
  • 蘭州市公安局安寧分局穩妥有效處置一起危害公共安全事件 蘭州市公安局安寧分局穩妥有效處置一起危害公共安全事件
  • 一份訂單讓農民種銷無憂——隴南徽縣探索農業產銷新模式 一份訂單讓農民種銷無憂——隴南徽縣探索農業產銷新模式

關注我們

中國甘肅網微博
中國甘肅網微信
甘肅頭條下載
甘肅手機臺下載
微博甘肅

新聞排行

1   甘肅省舉行進口貿易對接會暨現場簽約儀
2   雄關大地上的“八棵樹” ——嘉峪關公
3   “雙十一”網購狂歡即將來臨 警方發布
4   李榮燦在連城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調研檢查
5   甘肅省35條客運班線重新許可開行
6   武威涼州區大力推廣農業機械化耕作
7   第三屆絲綢之路(敦煌)國際文化博覽會
8   甘肅肅北漢子躍馬“揚鞭”上演馬背激情
9   甘肅省下發普通高等學校招生戲劇與影視
10   甘肅省出臺《意見》支持檢察機關依法開
分享到
长沙卖蘑菇赚钱吗 福彩3d软件定胆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 河北20选5免费预测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皇家88平台登录注册 怎么申请股票融资公司 江西11选5任5遗漏一号码遗漏 广东11选五助手官方 福建体彩 高手